首页 > 旧闻新读 > 正文

李清照缘何被批为荒淫放肆:曾经以身体写作
2014-04-08 15:19:16   来源:米尔社区   0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丑奴儿》)  这首词绝了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丑奴儿》) 
  这首词绝了。这首词连羞答答的掩饰都剥掉了,变成明目张胆的挑逗了。 
  首先时间上就更加暧昧了:是刮了风下过雨之后的夜晚。而且呢,还是夏天的夜晚,因为“洗尽炎光”啊,也就是说,晚上这场风雨,把白天的炎热都洗刷干净了,是夏天里一个难得的凉快的夜晚啊。 
  词一开始,就交代了时间和天气,在这样的时间和天气里,一看就知道有故事要发生吧? 
  果然,在这美妙的、凉快的夏夜,我们的女主人公款款出场了--理罢笙簧。李清照是大家闺秀,出身于书香门第,琴棋书画是无所不通。 
  琴画画都是她的业余爱好,虽说是业余爱好,可都赶得上专业水平啊。 
  琴弹给谁听呢?我们说知音知音,琴是弹给懂琴的人听,对牛弹琴的事傻瓜才会干哪。 
  这听琴的人是谁,词里面没有直接说。她没说不要紧,我们可以推断,从哪里推断?--“檀郎”。 
  檀郎本来是指晋代一位名叫潘岳的美男子,后来诗词当中往往就用“檀郎”来泛指美男子了,女子也常常用“檀郎”来作为对爱人的昵称。
资料图:才女李清照 
  所以“檀郎”就有了两层意思,一层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帅哥”,一层相当于我们说“亲爱的”。对李清照来说,她的“亲爱的”“帅哥”,当然就是丈夫赵明诚了。 
  “理罢笙簧”,就是说:奏完了一曲动听的歌儿。要注意了,这古代的诗词里面,处处都是陷阱--表面上只是说弹琴,可实际上,弹琴绝对不仅仅是自娱自乐,她总得有听琴的人,这听琴的人当然就是她亲爱的“檀郎”了。 
  弹琴听琴又意味着什么呢?我们知道,古代有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汉代才子司马相如用琴声挑逗美女卓文君,卓文君怦然心动,义无返顾地与父母断绝关系,跟着穷光蛋司马相如私奔了,这就是所谓的“凤求凰”的来历。
  可见古人弹琴,在同性,是为了寻觅知音;在异性,可就是为了求爱了。 
  如果说“理罢笙簧”还只是求爱的暗示,赵明诚这榆木疙瘩听了半天琴,脑子还没开窍,那么,我们的女主人公可就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了:“却对菱花淡淡妆”。 
  菱花,就是镜子,古代铜镜后面往往都铸上菱花的图案,所以诗词里就用菱花来代替镜子了。 
  见丈夫没从琴声里听出“凰求凤”的暗示来,李清照就只好对着菱花镜子,开始细细描眉,轻轻点唇了。上一点薄薄的晚妆,向丈夫妩媚一笑,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这里顺便得交代一句,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那可是宋朝鼎鼎有名的考古学家。这考古学家,学问自然是没得说,可就是不解风情。 
  虽说娶了这么个娇滴滴的才女妻子,夫妻恩爱,可再恩爱的夫妻保不准也有“七年之痒”啊。什么是七年之痒?据说有一种剧毒的植物常春藤,被它毒到了以后每7年会痛痒一次。 
  这赵明诚本来就是个不解风情的主儿,再加上“七年之痒”可能导致的审美疲劳,对李清照再明显不过的暗示居然还是无动于衷。说不定,在考古学家丈夫的眼里,绝色美女的老婆看久了,也还不如几百年前的一个破铜罐子可爱呢。 
  要换了别的妻子,为了维护自己的淑女形象,说不定就此罢休了。可李清照不是一般的女人,要不人家怎么骂她“不知羞耻”、“荒淫放肆”呢? 
  当然了,“美女作家”嘛,本来美女就够招眼的了,再冠上个“作家”之名,而且还是以“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不挨骂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看看下面这几句,就知道那时候的人骂得也不是无中生有。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洗了澡,化了妆还不够,还要穿上件粉红色的透明睡衣,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一阵一阵的幽香散发出来,然后,脉脉含情、温言软语地对赵明诚说:“老公,今晚的竹席应该很凉快哦!” 
  这无异于一封“遗情书”啊,石破天惊!当时那个叫王灼的就说了:哎呀呀,这种不知羞耻的话居然也敢写出来,从古至今的大家闺秀,有文采的又不止她李清照一个人,就没见过这样大胆放肆的! 
  这话又说回来了,要按现在的眼光,公平地说,李清照这种明目张胆的挑逗实在算不上有伤风化,人家夫妻间谈谈情,说说爱,正常得很,碍着谁了? 
  错就错在李清照不该生活在那个年代,那个年代,就是看不得人家夫妻恩爱。结婚不是为了爱情,那是为了传宗接代,主要任务完不成,还好意思情啊爱啊的? 
  要说,李清照还算幸运的,只不过挨挨骂而已,还不至于影响夫妻感情,洒脱点也就随他骂去,大不了回他一句: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呗。 
 可宋代还真有夫妻恩爱被人看不惯,硬被拆散了的事情,也算得是一大奇闻。那这对倒霉夫妻是谁呢?就是跟李清照同时的陆游和唐琬。 
  本来这也是一对郎才女貌,你恩我爱的模范夫妻,可偏偏婆婆看不惯了:哦,你们小俩口甜甜蜜蜜,恩恩爱爱了,我还等着抱孙子呢,不能光打雷不下雨啊!没啥好说的:离婚! 
  陆游号称“放翁”,多洒脱多豪放的一个人啊,却也是个没有原则的孝子:一边是如胶似漆的妻子,一边是威严的老母亲,难做人哪。
  陆游没办法,这边舍不得妻子,那边又得罪不起母亲,只好偷偷地买了幢别墅,把唐琬藏了起来。可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藏多久,不知道是谁嚼舌头,把这事偷偷告诉了他母亲。 
  母亲这个气啊,拄着拐杖就要去兴师问罪,幸亏陆游先得了消息,让唐琬先逃走了,才避免了一场一触即发的“肉搏战”。 
  “战争”虽然没打起来,老婆是肯定保不住了。就这样,堂堂正正一“放翁”,居然老老实实把才貌双全、相濡以沫的妻子给休了。
 

相关热词搜索: 李清照 荒淫 身体写作

上一篇:金庸长子19岁为情自缢 女儿为小龙女原型
下一篇:皇帝挑选后宫佳丽:淫乐花样层出不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