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末诗语 > 正文

弥漫(十章)
2016-08-02 16:06:49   来源:大周末网 庞白   0

万物花开群鸟高飞。它们的翅膀高过云朵。感谢上苍,让它们有足够的空间漫游,成为永远没有死亡的飞翔的影子。而植物依然低矮。所有植物,在
万物花开
 
 
群鸟高飞。它们的翅膀高过云朵。
感谢上苍,让它们有足够的空间漫游,成为永远没有死亡的飞翔的影子。
而植物依然低矮。
所有植物,在四季往返的途中,经历无数干旱和欺骗之后,终将消失于暗淡,成为我的躯体、呼吸、祈祷、渴望,成为我奔腾不息的贴着泥土的梦想……
啊,当我的迷恋,高过我的目光,千山安静;当我的默想,低于我的膝头,万物花开!
 
 
高原上的白羊
 
 
白羊们一边在绿草上吃草,一边向草原深处走去。青青的天穹下,这些白,渗向青绿,把草原染成花白毯子,慢慢铺开。
它们一直往天边走。
我跟在它们背后,用迷蒙的脸正对着镜头。我想让朋友帮我拍一张相片,和这些白羊一起成为往事中某个时刻的一节念想。现在看来,我失败了。朋友拍下的只是我被太阳晒成褐色的特写的脸。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背后那些白,是白羊,青,是青草,青绿和花白的是大草原。
白羊和青草与镜头里的我不但不融洽,而且它们在相片中仍然像那天一样,慢慢向天边走去,没有一点留恋。
 
 
弥漫
 
 
我相信云朵的任何变化,哪怕瞬闪即逝,都是率性而为。比如现在看到这朵云,在天上的生起和消散。
我相信它们的天空已经没有恐惧,而且无比宽容,云朵才会如此坦然,起伏和往返。
起伏和往返的,还有它们交错而过留下的寂静,一直在大地上方漂泊和弥漫,既无处安放,又悬而不决。
 
 
在西北高原,与孤鹰相遇
 
 
与孤鹰相遇时,脚下群山凸现,十万春雪,正在落向大地。
和孤鹰一起,像两只漫无目的的风筝,在天上飘。两只摇摇晃晃的风筝,慢慢变成了浮云的颜色……
在白色的世界里,亿斯万年,也仅仅只是一瞬苍茫。苍茫中,有经筒转动,道路延伸,青草芳香,百花百色,千山千姿,万物万岁!
 
 
黄河老头
 
 
一把花白大胡子,满脸深浅皱纹的老头,站在黄河边。
他把白帽子摘下,作葵扇,扇胸。
他咕咕噜噜唱的歌,我一句也听不懂。我叫他,问他,他不理我。我坐下来,看他,望他,他还是不理我。
我拿起一块泥巴向他扔过去,他仍然不理我。
他自顾自地发出的声音,持续迷醉自己。那往上的声音,绑紧,再绑紧;那要命的声音,骤然直上,穿过云霄;那声音一直往上,就像成心跟一直往下奔流的黄河水作对一样。
 
 
一盏灯在远处的青山上明灭闪烁
 
 
有暗雷从山上潜来,击伤雨水;有悲伤轻盈,跃上山坡;古老的枯树上,有浆果倏然坠地,微醉的藤蔓,和近处的野菊呼应。
春夜盛大,风吹得到处都是。风目睹了青山上的一盏灯在我心里演变为漫天大火的全过程。
当我仍然站在青山下眺望,再一次拒绝转身。我只能说,夜凉如水,孤独如灯,现在不仅仅是天意了:
夜保守着一个秘密,既清高,又庸俗,就像那明灭的灯光,被一场灵魂的飞翔所覆盖。
 
 
啾啾鸟鸣突然直上云霄
 
 
看到恭顺的老牛和年迈的老人,这一对始终保持着温暖距离的兄弟,出现在薄暮中的林间小路时,鸟鸣在他们头顶的树梢缓缓响起。
那些鸟鸣慢慢热切起来。
当老牛牵着老人走出树林的时候,鸟鸣中突然有一声呼哨,拔地而起。
然后,箭一样的身影,直上云霄。
简单、轻捷、快活,没有一丝迟疑。
那决绝的飞翔,好像要把一辈子积攒下来的力气,全部都留在上辈子成长的树林。
 
 
致生活
 
 
闪烁的灯光照在沟壑无数的脸上,斑斓万丈的聆听不断下沉,直至旋转进枯寂神秘的泥土中;彩蝶退出飞舞,黄昏退出灰烬,树木振翅高飞,山丘连绵起伏,声响四处泛滥。
风来了,风走;云来了,云去……
即使如此,我仍然要祝福你啊,至高无上的生活。我要祝福你的一丝天真,曾经蒙蔽过稚幼的眼睛,曾经掩饰过欲言又止的灰暗嘴唇,现在仍然在天上漫天飞舞。
 
 
油菜花
 
 
它们在远离人类居住的高地上,携手开放。
这种叫油菜花的植物,选择温暖时节在青海湖边笑靥如花。它们是黄的,而青海湖蓝;它们是甜的,而青海湖是咸的;它们漫山遍野色彩张扬,而透明的青海湖孤独地坐在凹地中。
在这里,天特别近,太阳悬挂在离头顶不远的天空中,似乎只要眨眼的工夫,它便站到我们面前。
他会说:哪里还有这样澄清的天!
太阳照着油菜花,照着青海湖,也照着我们这群站在澄清青天下,无边油菜花边,为眺望青海湖遥遥赶来的人。
在眺望中,我发现自己的皮肤更黑了,手指更粗了,脑袋麻木了,灵魂出窍了,和牦牛、羊群、苍鹰、油菜花、野草一起,回到笨拙状态:
——不想世间任何事情。
就这样厚实地、悲凉地、阔大地孤独和安静。
 
 
山月
 
 
它们是漫漠的大和散,像无数银币撒向原野。是流失的渴望,惊醒古老神灵——
她们正在协调与夜晚有关的思想和想象。她们用不可触摸的湿润敲锻夜晚的另一种意义,照亮隐约机缘。
或者说,她们代表山坳阐述另一种含义,将巨大无比的空间,压缩成遥远的一点,透过掌心,发散光泽和温暖,证明华丽已经隐蔽,秘密正在展开。
月光簇拥并驱赶的意愿,渐醒……
目光尽头,往事纷沓。童话露出干净的真诚。植物般幽暗的词汇,带领我们,低头缓行。路上叶子落下的声音,没有想象中壮烈,只有如水般源源不断,把我们带出深邃的梦境,用均衡的速度,向自己靠近。

相关热词搜索:庞白 弥漫

上一篇:遥想(外一首)
下一篇:雨兰诗歌三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