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末诗语 > 正文

瘦瘦的小路如母亲的脐带
2018-07-18 11:13:44   来源:大周末网 秦歌 哥舒夜离 陈碧清   0

一群灰麻雀(四川)秦歌流浪而来的一群灰麻雀穿梭 奔跑在水泥大峡谷收拢翅膀寄居在脚手架上肢体扭曲 倒挂 攀援用钢筋的韧性焊接城市坚硬

一群灰麻雀

 

(四川)秦歌


	

流浪而来的一群灰麻雀
穿梭 奔跑在水泥大峡谷

收拢翅膀
寄居在脚手架上
肢体扭曲 倒挂 攀援
用钢筋的韧性
焊接城市坚硬的骨骼

高楼一天比一天膨胀
哪一盏  温馨的灯火
哪一处  高雅的屋檐
愿意收留 一只灰麻雀
漏风的小窝

城市的钥匙
挂在丰腴的臀上
叮叮当当
从梦里  一路晃过

霓虹灯  眼睛空洞无物
肥硕的金戒指 搂着水蛇腰
秀她们的幸福

而卑微  躲在低矮的树丛
梳理自己的羽毛
风信子传来家乡的消息
那条瘦瘦的小路  如
母亲细细长长的脐带
牵肠挂肚

单单从它们的歌声里
听不出一丝惆帐
和痛楚

忘形论(外一首)

 

(黑龙江)哥舒夜离

不安的生命,贪婪肉体雕像
怀念不再怀念的走失
倘若我进入休眠状态
孤芳自赏,永不复苏,那一定是我的自信
对躯体应放置在哪里了若指掌

看一部佛学《百业经》
本质,方式,修行,虔诚
百合与莲花开在月亮只上
变迁追求完美的真理
命运握手所有喜悦的心灵

诗人离开我们,来不及告别
盲目又痛苦的声音,沙哑
悲愤亦或低沉,沉醉东风
在玫瑰的芳香里染色琥珀的光
与云朵肩并肩的眺望长城内外

我看见一个女人在用海水洗涤心事
求空中伸展前额,远方并十足的方向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那个时候
放眼四海渺无一人,无可挑剔的空虚
我开始歌唱,荒凉让歌声怀疑我的存在

无助的声音,在死寂的思考中沸腾
灵魂这般粗犷,一种气氛荡漾成
此时无声胜有声,用眼眸盯死阴影的秘密
我想,会有个无法抗拒的声音告诉我:你可以微笑了,我的孩子
于是我就哭了,哭出了声

◎归于其变,如我


放下所有!我蜕变成这样或那样的
我让他们去猜测,去冥思苦想
在轮回里成为一种必然的季节
那里没有玫瑰花,没有蝴蝶
没有痛苦,只有天空蔚蓝
只有我一个人的感觉,云朵肩并着肩
她变化无常,姿态各异
最后编织成一张无形的广漠
把星光与月亮遮挡
暗夜措手不及,沉默寡言
那些悄然无声的告白
却不知道如何寻觅
日益趋于成熟的理所应当

相 思(外一首)

 

(广东) 陈碧清

微风从湖边来

她说闻到他的呼吸

 

细雨从山上来

她说他肯定在抽泣

 

雷声从谷中来

她说听到他的歌声

 

空中划着闪电

她说那是他在记忆

 

雨过天晴

水珠在荷叶上凝动

她说那是无奈的相思

 

◎留守儿童

                        

风儿静静的吹

虫儿轻轻的叫

       

漫天的星星晃呀晃

月儿伏在山巅衔露珠

 

露珠闪哟、亮呀

闪得我眼睛醋儿酸

 

呜—— 呜——

远山的火车又拉响了汽笛

那汽笛声长哟、响呀

 

昨晚梦见妈妈讲故事

那故事长哟、甜呀

 

我像小白兔一样、

依在妈妈怀里进入梦乡!

相关热词搜索:脐带 小路 母亲

上一篇:七彩的泡泡
下一篇:画太阳的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