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末诗语 > 正文

长工臭儿
2018-07-23 10:03:05   来源:大周末网 向小檀   0

向小檀,山东省临沂人,中学教师。
 
 
长工臭儿 
 

 

  福子是章臭屎家的老管家,年纪大了,很多事力不从心。不久前告老还乡,享福去了。福子一走,原本属于他的活都落到章臭屎母亲及周叔身上。女人上了年纪,精力总不如从前。

  于是,一家人商量招个长工。

  计划有了,便托熟人去找。

  没多久,臭儿来了。臭儿不是别人,他是洋货店老板梅五爷的养子。

  臭儿来的那天出奇的冷,刺骨的北风是从前天夜里鼓足劲刮得,刮得人在第二天不愿出门。

  早上一家人边吃饭边谈论着招工的事,章臭屎的远房亲戚领着臭儿就来了。

  臭儿穿的很单薄。从头到脚,身上没有一件棉衣。大冷天儿,臭儿可真酸。一身宽松肥大的西装套在身上,显得不合时宜。头发乱蓬蓬的,好久都没有理过。双手藏在裤兜里,定定地站在角落里,默默发呆。只要家里人不问话,臭儿就耷拉着头,与秋后霜打的茄子一模一样。

  章臭屎虽听过臭儿的事情,但并没有见过本人。今日一见,章臭屎却觉得:臭儿不该叫“臭儿”,这样的名字太滑稽;这也不该是臭儿本来的样子,因为臭儿一点都不丑。

  对于臭儿的过去,后来章臭屎的亲戚给了答案。

  他其实不叫臭儿,他的真名是梅家广。那些年有钱人疼孩子,往往给他们起个带溺爱意义的乳名,于是“臭儿”便在左邻右舍传开了。臭儿大些的时候,既要上学也要有个响亮的名字,占卜先生说“梅家广”再合适不过,地多人足,可以光宗耀祖。可是大家觉得“臭儿”顺口,一来二往,习惯了,便没人再喊他梅家广。

  臭儿虽是个男人,但长得很秀气。关于臭儿的身份,有很多说法。传的最真的就是梅五爷婚后好几年没生出孩子来,便从猫眼胡同抱养了臭儿。

  猫眼胡同是县城有名的烟花巷,最不缺的便是风尘女人。每天不计其数的嫖客涌到这里,寻求快活。有些女人免不了被搞大了肚子,迫于无奈生下孩子。臭儿就是这样来的。

  他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讨人喜欢。梅五爷的婆娘活着的时候常念叨:要是个闺女该多好。虽不是闺女,一家人也把臭儿当闺女养。时间久了,臭儿身上完全没有了将气。臭儿的太爷爷经常跟别人说:“小子家长成这样,准没好事。”为此梅五爷还跟臭儿的太爷爷闹了矛盾。

  老人的话,没说错。

  臭儿是从猫眼胡同走出来的逆子。还是孩子时,就干过偷鸡猫狗的勾当;成人后,连嫖带赌,无恶不作,害的一家人竟受拖累。再殷实的家庭,也经不住他折腾,没几年梅五爷的洋货铺就败了。

  一些嚼舌根的人私下里说:梅家祖宗的话应验了。

  家里发生了这样的变故,梅五爷活活地被气死。听说死时一直没闭眼,应该是死不瞑目。

  梅家败了,臭儿又没有养活自己的手艺,只能靠卖体力生活。但他没有耐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多久就让雇主辞了。

  待在家里的臭儿,是不怕夏秋季节的。因为那时乡下地里有花生、地瓜、玉米,臭儿可以像田鼠一样,晚上带上工具,偷粮充饥。

  蜜罐里长大的孩子不懂得未雨绸缪,比如难熬的冬天一到,臭儿就彻底没辙了。

  屋外刺骨的寒风还在咆哮,章臭屎听完臭儿的故事,眉头拧成了麻绳。

  家长里短说够了,章父便安排臭儿去干活。干活前约法三章,最重要的一条:不准偷懒行窃。

  刚来的那几天,臭儿干活很卖力。大家的评价也很一致:活干的不错。鉴于臭儿的努力,章家过去又受过梅五爷的好处,私底下决定把臭儿留在府里,重用,给他一次机会。

  日子就这一样,在磕磕碰碰中度过。

  慢慢地,章臭屎的母亲怀疑臭儿有了偷懒的嫌疑。后来这种想法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心里有辞掉臭儿的念头。其实不怨她怀疑,是臭儿干活的确不如以前卖力。臭儿的脚被鞋子磨破了,走起路来疼的厉害,干活少是自然的事。

  好好的鞋子,怎们把脚磨成这样。真是烂脚衬不起好鞋子。看着臭儿脚后跟流出的鲜红的血,章臭屎只是觉得恶心。再瞅瞅放在臭儿旁边的那双锃亮的皮鞋,它格外刺眼。本来想要批评臭儿,可章臭屎还是忍住了。

  跟一个落魄的人,没必要计较太多。混口饭吃不容易。

  冬天的寒气又重了,太阳的味道却暖暖的。章父托周叔给臭儿的棉衣棉鞋棉袜买回来了。看着穿着暖和的臭儿,周叔的心也暖暖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周叔的同情给了臭儿。

  有了避寒的冬衣,臭儿干活更卖力了。

  “周叔,我的酒呢?记得昨天清涟替我开了一瓶新酒,我还没喝几口,瓶子怎么就空了?这么好的酒,怎么就不见了呢?”章父疑惑地说着。周叔傻傻的、愣愣的,不明所以。周叔虽立刻打发下人去找,却始终没有找到。

  章父的声音很大,正在院子里收拾东西的下人听得真真切切,可他们只管干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以后的几天,家里出现了多次丢酒事件。章父很恼火,觉得是出了家贼,并准确地把矛头对准臭儿。

  一场道义的审判开始了。

  臭儿什么都招了,毫无保留。臭儿是酒鬼,嗜酒如命。“留不得,坚决留不得!现在偷酒,以后还了得,把我们章家偷光啊。”章臭屎的母亲愤愤不平地说着。

  章臭屎听说了这件事,本劝父亲给臭儿次机会,让他继续待在家里干活,可是碍于母亲的执拗,还是把臭儿辞了。

  谁也有落魄的时候,周叔心里放不下臭儿。于是臭儿临出发时周叔偷偷塞给了他二十吊钱和几件衣服,让他路上好用。

  臭儿走了,章父告诫家里人:“别人问起臭儿离开的原因,只说臭儿不合长工的标准。如果大伙儿把辞了他的原因告诉别人,臭儿可真是臭了。”

  章臭屎觉得父亲的做法很对。臭儿虽是臭了些,可以后还得活着。

  几年后,章家收到一封信,不过收信人写的是周叔。大家都说是臭儿托人带给周叔的。

  信的意思臭儿现在在军营里扛枪杆子闹革命。


相关热词搜索:长工 向小檀 微小说

上一篇:三 江 口 记 忆
下一篇:几声蝉鸣剥开乡村午后的沉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