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末诗语 > 正文

冬天逼着我交出身体里的炉火
2018-08-20 11:48:21   来源:大周末网 季官伟   0

季官伟,笔名季鉴。网名会地震的心。贵州毕节市人。73年生。代课做小生意打工写诗。作品散见各网络平台(微刊)及纸刊。
 

冬天逼着我交出身体里的炉火


	

		

◎疯子

 

辽阔的荒原。挺立着一棵大树

沐浴着风,沐浴着雨

当阳光伸出爱的大手抚摸

却无意触撞了一个好大好大的蜂巢……

 

花,笑了;蜘蛛,却怎么也逃不掉……

 

当消防队的兵哥哥们

以新郎倌身份把她接走

当饥渴的嘴唇向她无限靠近……

 

一些疯子从油锅里蹦出来

假以逆袭的眼神。亲,别一一

我们都是大诗人呢

 

◎上海滩

 

未曾留意。上海滩实在太繁忙

脚跟与脚尖交头接耳

脚尖对脚跟无限感慨

好像花旗银行还在

他很努力地睁圆了有些苍老的眼睛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东方明珠电视塔。高贵地站在对面

藐视着这一切。如同曾经的蓝色眼睛藐视着曾经的自己

他还尊贵地藐视着黄浦江的一举一动

 

我混迹于一群蚂蚁之中,也在他的眼睛里爬行

而他居然没有发现上海滩上

何时多了一颗猪头又何时少了一颗人头

历史忘记了告诉他一一

我正以一位诗人的身份。在一道高贵的门前出现

正如花旗银行不知道,我正以一位民族英雄的身份

在他发呆的眼睛里出现

 

◎旧照片

 

我从未见过。那张旧照片

只保存在一个远房亲戚的记忆里

他的模棱两可的描述

他不厌其烦地对我描述着一一

渐渐地,我捕捉到一些飘忽的意象

比如布匹、比如土地什么的

似乎旧照片里的人,与我的关系非常非常

或许因了我的年幼亦或许因了父亲的年幼……

 

而父亲一直没有跟我说起过他的父亲

他只是偶尔向我提起过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吃了几家人的饭

当我父亲的父亲,以布匹……置下些许田产之后

就把父亲的身份定格成了孤儿

连一张旧照片都没有给过他

 

◎冬天的目光

 

冬天的目光,冷峻一一

逼着我交出身体里的炉火

际遇寒风中孤独的柴禾

 

北方的雪。笑里藏刀

以她特有的白色铸成丘比特神箭

温柔地刺进我善良的心脏

 

无处遁迹的黑。试图躲进夜的怀抱

却被一盏盏灯火烧得遍体鳞伤

 

当我躺进诗歌的病房,阳光却又想方设法

前来我的窗口探望……

他想以一些樱桃的花代替玫瑰花表白

他想从我冬天的目光里读出一些春天的意象来

 

◎感冒

 

相去太久。相思太长

缱绻的情思需要太多缠绵来打结

 

相遇太突然。端茶倒水嘘寒问暖

苦苦拼搏,舟车劳顿

一米阳光都有争取的空间

 

鼻涕牵扯出了身体的某些机密

也不知道与爱情有没有关系

更不知道阿莫西林尽没有尽到最大努力

 

与一首诗谈及桃花

脸上尽皆绯红。还配了几只蝴蝶翩翩飞舞

春天就这样醉到在了大片黄色的菜花林里

 

或者雨将至。感冒,只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我的夜,不黑

 

有月光。树影依稀可见

一些花朵围坐在庭院,闲聊着虚无的馨香

有灯盏在你的胸怀里读诗。当他读到“千里共婵娟”……

 

星星以为代表。她们偶尔在银河里撒欢

如果遇到爱。如果遇到你……

 

我的夜,从来不黑

如果偶而黑了一下,也是替花儿绽放之前

作些完美的铺垫,以掩饰她内心一些小小的羞涩


相关热词搜索:炉火 身体

上一篇:用一个词语治疗那道伤
下一篇:这里的风雨来自远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