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末诗语 > 正文

走过2020主题诗歌作品选
2020-12-31 15:44:54   来源:大周末网   0

李漩(四川) 王富祥(四川) 宋小铭(湖北) 白炳安(广东) 伍国雄(四川) 严来斌(江西) 刘雪燕(四川) 倪金才(重庆) 钟远锦(湖南) 蒋默(四川) 赵爱萍(广东) 蓝月亮(
涅槃
 
 
李漩(四川)
 
 
 
 
所有干涸的河床在情感的
 
最底层被碳化。缺氧的经年
 
像挣扎在泥潭的鱼儿,张着
 
绝望的嘴巴。每一个生命都在
 
死去,然后被细菌重生
 
 
 
被疫情蹂躏的寒露,让活着
 
像秋雨浸透的衣衫,苟且
 
隔着玻璃,中央空调的温度
 
不冷不热,让人暂时
 
忘了,伪劣铝合金被虚情假意氧化
 
 
 
一点风吹草动就是一起山体滑坡
 
断裂的桥梁心塞归人的囧途
 
风烛残年的山梁,碾平秋月
 
 
 
吃一个花甲满口都是泥沙
 
一盘葱爆脆肠全是盐
 
深深浅浅的坑撕碎街灯
 
远处,车轮碾碎的酒精
 
举着锋利的刀,切割蜀中的夜
 
 
 
 
 
给十二月道别
 
 
王富祥(四川)
 
 
早就注定所有的开始都是结局
 
开始和结局之间是一对孪生兄弟
 
就象时间,每分每秒在钟表的胎盘里都骨肉相连
 
回忆、史书、故事等一切东西因此环环相扣
 
要拆除任何一段时间
 
从前发生过的事件就无从谈起
 
无论好日子坏日子,都是人生的经历
 
既然时间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又是一年
 
这酸甜苦辣的过往不止一次穿透过灵魂
 
十二月了,该向过去的一年道个别
 
新年的挂历已经在客厅向阳的墙面上挂着
 
撕开挂历封面,未来的时间还很宽裕
 
我们一切都还可以重来
 
 
 
 
再见大树
 
 
宋小铭(湖北)
 
 
 
 
北风吹得草木萧瑟。黑暗
 
又隐藏得那么深。在湘家荡的冬天里
 
只有那些香樟树是清醒的,它们时刻保持着
 
生命的尊严,依然青葱翠绿
 
仿若时光已经腐朽,包括
 
一些逝去的光阴,和一条回乡的路
 
冬日晴好。又让我想起
 
多年前,那个孤身行走的英雄
 
他的身体,穿过多少夜晚布下的罅漏
 
而人间有悲愁。有过多少热爱
 
就有多少失望。就像我站在月光下
 
总是忍不住在纸上,画下
 
一枚金黄的月亮,然后对着故乡的方向
 
悄悄地打开,又悄悄关闭
 
 
 
 
记忆
 
 
白炳安(广东)
 
 
记忆翻过思维的栏栅,搜索从前的事物
 
明明过去了几十年,记忆一张嘴
 
咬住我的一些经历不放
 
比如,读初中时错话弄成的箭
 
射伤了班主任的心
 
我带着记忆翻越了另一座人生,雪染白了头
 
都无法释怀
 
心里一直揣着负疚
 
那一年,我选择一个宴席与老师相遇
 
顺着方言版的善意
 
找到化解病骨的纹路
 
将错位的骨头复原到正常之处
 
 
秋雨
 
 
伍国雄(四川)
 
 
如果这场雨停了下来,或许是到了中年
 
或许,它不想把忧伤说透
 
住在高楼,这人世最大的生硬之物
 
静听雨打窗户的声音
 
有些小感动,会暗自流泪
 
有些浅抒情,会落纸成诗
 
 
 
世间的许多事情
 
不一定都有认识的高度
 
唯有一场雨
 
会拒绝一切生硬之物,卑谦地流向低处
 
然后汇流成河
 
途中,它控制不住偶尔碰撞的心花怒放
 
还会发出一些呐喊之音
 
 
 
那个曾经提醒过我的人
 
你现在何处
 
 
 
 
凛冬已至
 
 
严来斌(江西)
 
 
姗然来迟的大雪是一封凌晨的信件
 
邮寄对一年光景的眷恋
 
大雪是有故乡的
 
街道上挂起大红灯笼
 
小贩起早贪黑,赶上了末班车
 
夜是小镇的肤色
 
一身灯红酒绿的小巷
 
每一个漂泊的人都是一樽酒
 
觥筹交错之间,新年钟声转瞬即逝
 
凛冬已至,大雪下在故乡的土地上
 
房子外,一片苍茫
 
因怀有对春水的渴盼,不惧消雪之寒
 
 
 
 
 
 
最亮的星
 
——记援凉民警刘兴坤
 
 
刘雪燕(四川)
 
 
大凉山的天空,是一面
 
高悬的镜子
 
映照着亘古不变的清澈
 
蜿蜒的小路指向
 
崇尚火的山寨
 
土豆和玉米,在彝人颠簸的背篓里
 
沉默不语
 
燃烧的火塘,灰烬掩埋不了
 
祖辈留下的贫穷
 
罂粟花隐藏在
 
大凉山的黑暗里
 
 
 
索玛花开的时候
 
你来了,头顶一颗闪亮的星
 
身穿一身庄严的蓝
 
你用真诚的话语
 
扣开一户户紧闭的大门
 
他们痛苦,你痛苦
 
他们欢笑,你欢笑
 
向贫穷宣战,向毒魔宣战
 
你在山路上奔走
 
帮他们找回失去的梦想
 
你用爱的利剑
 
帮他们斩断毒魔的爪
 
 
 
磨破了多少双鞋
 
辜负了多少好风景
 
索玛花开了一季又一季
 
哦,又到了火把节
 
新建的村寨,篝火燃起来了
 
锅庄舞跳起来了
 
一双双手牵起来了
 
酒碗里,盛满了欢笑
 
还有,对你的感激
 
大凉山的夜,星光闪烁
 
最亮的一颗,就在
 
你的警帽上
 
 
 
 
 
 
以身体为鼓的人
 
 
倪金才(重庆)
 
 
以身体为鼓的人
 
从身体里抽出一根肋骨
 
并以此作为鼓槌
 
不断敲击脆弱的心脏
 
 
 
让灵魂发声
 
让孤独说话
 
让失败有了命运的借口
 
由此拒绝一切
 
 
 
拒绝在石头里取火
 
在树梢上发展爱情
 
拒绝扭开心灵的锁孔
 
并敞开自己的心胸
 
给飞鸟看,给游云看
 
 
 
就这样,以身体为鼓的人
 
夜夜敲打自己
 
像敲打动人的诗篇
 
 
 
 
 
 
遇见扫雪人
 
 
钟远锦(湖南)
 
 
黄色,以突出于冰雪的色泽
 
提高了冬季的热血!在这条写满
 
偏僻与幽静的马路上,燃烧
 
 
 
疫情,是斩断路径的主要方式
 
一条原本车来车往的马路
 
现在变得冷静冷清
 
 
 
我怀着回家的激情,看着回家的路
 
被冰雪侵吞,冰雪又在疫情的怀抱里
 
长成长城
 
 
 
而你,以一朵小黄花的姿势
 
挥舞着扫帚,你要将冰雪下的长城
 
扫出一条大河来
 
 
 
你要让一颗星,照亮数万双眼睛
 
让我们追逐岁月的脚印
 
踩踏出春天盛景
 
 
 
你是清洁工人,你用自己身影
 
烘烤着黎明,也烘烤着
 
我们,与山乡的心
 
 
 
我们,顺着你扫出的路径
 
往上行
 
 
梦见森林
 
 
蒋默(四川)
 
 
泥土下的树根没有哭泣,没发出类似于
 
哀怨的慨叹。穿过碎裂在传说中的砖瓦
 
被锋利划伤,溢出白色的汁液
 
别人看不见,疼痛是自己的
 
触碰到坚硬的石头,大地用骨骼垒砌的岩层
 
根,不知道回头
 
也许根本没有回头的路
 
 
 
唱完会唱的曲子,重复一遍,重复多遍
 
直到疲惫、厌倦
 
只会唱歌又被歌声包裹的蝉
 
跌落在草丛。草丛是眠床
 
华蓥山的相思鸟和长耳鸮显出愧疚
 
路过的秋风耐不住寂寞,摘几枚枯叶盖上
 
蝉在变成蛹之前,靠近树根,梦见森林
 
 
 
 
 
 
盘点经年,后会无期
 
 
赵爱萍(广东)
 
 
歃歃的西风不堪扶持
 
将尚未开累的花儿狠心揉碎
 
衰落在墙角的叶子
 
依偎着黄了一地
 
 
 
折叠不了的几页短纸
 
没完没了诉说着瘦去的秋事
 
通往陈述的路口
 
被红灯拦住了所有记忆
 
 
 
经年已去岁月太横,
 
徘徊着盘点经年的故事
 
一颗心在纸笺上铺设几行小字
 
涂抹着对那一片片残蕊的怜惜
 
 
 
一支秃笔在不停地飞驰
 
将万水千山逐一唤起
 
对花轻暗香不再回味
 
却努力将残容用心气粉饰
 
 
 
掬来的几许情谊
 
有些被岁月用旧了
 
丢在墙角下百思
 
拨开迷雾温暖依旧抚慰
 
 
 
风总会吹散那些岁月的过往
 
七零八落的心思不恨风雨与漆黑
 
将所有的感悟放向宇宙呼喊
 
悄悄冰释年轮的演绎
 
 
 
背上一篓脆脆的鸟啼
 
踩着一湾潺潺的溪水
 
筛选一篮粒粒的精美
 
殷勤浇灌来春的一树绿叶繁枝
 
 
 
 
作别春熙路(组诗)
 
——兼赠S泓君
 
 
蓝月亮(四川)
 
 
1
 
 
 
那夜,在夫妻肺片总店
 
向隅一角,灯光灰暗
 
多情的诗人,对着星月吟诵
 
外面的夜色小雨绵绵
 
旧人新茶,别样滋味
 
三盏清饮共举杯 
 
从湛江回来的S泓君
 
如今,还是那么新潮又新锐
 
只是多了些沧桑韵味
 
爱和别离的痛彻
 
岁月中的脆弱与坚韧
 
都沉浸在了那些悲怆的年代
 
 
 
2
 
 
 
春熙路,步行街
 
地铁口同把佳丽护送
 
灯光艳影下,还是那般娇柔
 
今夜,青春历经风霜
 
打折了沉壁的岁月
 
重叠的楼群
 
裹在多维的光圈里
 
移动的景象由远至近
 
一把小黑伞,罩着星辰和细雨
 
交会的眼神已经黯淡
 
雨中脚步慢慢
 
寒夜里,长发如瀑芬芳呼吸
 
 
 
3
 
天底下,有人为女生打伞
 
横竖都是一种荣誉
 
可以细心体会
 
毕竟走过那些路
 
诗篇便成柳絮梧桐
 
逝去的芳华如翠鸟啄食 
 
一路上,总会让人联想起
 
那些悬在云端的名字,青春
 
仿佛还在心中盛开花蕾
 
只有闪烁的街灯,夜的呼吸
 
心跳成为寂静的足音
 
成都的夜色,此刻也很寂静
 
 
 
4
 
 
 
虚拟回到现实
 
叹息书包遗在荒凉的冬日
 
玩伴从梦中归去来兮
 
可以感受那些氛围
 
无论在何时何地都难以捡回
 
此刻,久远和逝去的都无比温馨
 
唯有青春期吟诵的歌曲
 
还那么清晰,黑板上的黑板报
 
歪歪扭扭的字迹
 
似乎永远都不能忘记
 
1976年,怎样走出母校视线
 
放下笔头,让我们轻抚曾经拥有的青春
 
 
 
 
走过2020
 
 
北鱼(重庆)
 
 
一面镜子,在春天面前
 
顶天立地
 
一把哨子响起
 
一本孤独的日记,潮落之后
 
愈合了不该有的阵痛
 
在时间的枝丫上延伸
 
开满红手印的昨天
 
不一样的花朵,留下了多少
 
催人泪下的故事
 
 
 
在我的窗口
 
世界纷纭,走过一个大海
 
起伏不定的影子
 
海那边人们喋喋不休争论
 
一只口罩与
 
一个肉体与灵魂的沦陷
 
 
 
走过2020,风还在继续吹
 
一场强劲的风雪
 
在新年门口悬而未落
 
此刻,乡下老屋的梅花开了
 
隐隐绰绰
 
传来的钟声
 
弥漫日子萃取的香气
 
 
 
 
时光的打印机
 
 
玉霞(四川)
 
 
所有的景致,终将逝去
 
时光,这部快速的打印机
 
掠过一切风花雪月、夏雨冬雪
 
和金黄的稻谷
 
收获一缕希望,或一片空茫
 
 
 
稻秸秆堆成的草垛
 
如摞在时光深处的堡垒
 
 
 
多少次等待、守望
 
守望、等待,都在扬花的季节
 
错过。时光的秒针一次次地打印
 
都寻不到,收成后的颗粒
 
归于了何处
 
 
 
寻着雪地的光亮,倔强的脚步
 
如一条牛脾气,再一次埋下新鲜的种子!
 
 
 
 
绿绒蒿
 
 
赵剑颖(陕西)
 
 
比雪花更容易触探纯粹的结果
 
比风更接近收获真相
 
时光滴在大地褶皱的无言
 
从一堆流石丛突破
 
 
 
信守一段承诺
 
在奔走的坎坷中磨砺开阔
 
穿越荒凉,不问抵达的日期
 
转身,安宁回落
 
在七月,一切腐朽的挣扎
 
都已成为过去,或正在成为过去
 
成为过去,意味着背叛一些记忆的细节
 
 
 
在一瓣花香上旋舞
 
悄无声息地感受脸颊和皮肤涌动的热潮
 
是什么让我哭泣,让我眩晕
 
让我的脚步迟疑而缓慢
 
一匹孤独的小小兽,心思密布
 
丢掉了崇高的远方追求
 
 
 
无法保持恒久沉默
 
站立高处,停滞在思想的天空
 
如水般剥去迷雾,接受光明的笼罩
 
无法用饱含沧桑的鲜艳
 
告诉你,我已经全部打开的前世尘缘
 
 
 
 
洁白与火热
 
——致一位夜色中值守的抗疫人员
 
 
齐凤艳(辽宁)
 
 
白色,从来没有如此的
 
温暖。这冷色调
 
因为你而成为一种热络
 
它很丰硕,沉稳地蔓延着
 
热噗噗地燎着,烘烤
 
我的手,我的全身。我的心
 
 
 
我看不见你的目光
 
但是我知道烈焰来自哪里
 
当洁白与火热,在你的身上同时
 
汇聚,这个病毒侵染的冬夜
 
我怯懦的心不再瑟缩
 
如果它刚刚强烈地震颤了
 
那是被你冬夜里的守卫与战斗而感动
 
 
 
你个子不高大,但是夜色不会吞没
 
白色,尤其当它闪着
 
光:你赋予它的光
 
奉献与爱,从来不会枯竭
 
就像这座城市的大海
 
此刻它不改汹涌
 
此刻它在你的身躯里听到回响与共鸣
 
 
 
我在倾听,我们在倾听
 
你的汹涌,你们的汹涌
 
洁白与火热的澎湃之音里夜色会纯净:
 
无数的洁白如雪缚住阴霾
 
而黎明和春天会同时
 
在你的火热中找到熟悉的路
 
 
 
 
 
 
 
庚子岁末
 
 
李永才(四川)
 
 
庚子年的天空,总是病怏怏的
 
无法预知的乌云
 
一次又一次向鸟群袭来
 
一只鸟儿病了,又传染给一群鸟儿
 
莫非乌云就是一种病毒
 
让整个天空,陷入一场旷世的疫情
 
鸟儿是人类的隐喻
 
蓝天之下,哪一次庚子的传说
 
不是人鸟同悲?
 
我在鸟儿栖息的世界里
 
搜寻人类的影子。每一片丛林
 
都挤满了茫然若失的赶路人
 
莫非是鸟儿的神秘,扰乱了人类的理性
 
——甚幸的是,我的庚子岁末
 
霜风擦亮的天空,已准备好一场阳光
 
自由而欢悦的叽喳声,
 
不绝于耳。一群逆风而行的大雁
 
从远方归来。意味着什么?
 
 
 
 
为了一次弦外之音
 
 
 郁创(四川)
 
这是曾经刻画过晨昏之间的声音
消失的只能是熟悉的耳朵
轻浮如忧伤的细雨
 
中断是为了一次弦外之音
磁场很大,没有谁的手指
能够演奏圆满
 
谢幕没有掌声,只有眼泪拥抱
没人补完的曲调继续行驶
睁眼猛吸未来的气息
 
音乐的慢节拍中,一切都变得渺小
而沿途的歌声已悄然绽放
转身无语的只有背影下的暮色
 
时间静止在过去与未知的身体里
发酵为骨骼的品质
 
 
 
2020之春(组诗)
 
 
徐永泉(重庆)
1.
 
 
 
导演和主角
 
是肉眼看不见
 
打着皇冠旗号的恶魔
 
整个人类,都是群众演员
 
 
 
2.
 
 
 
热闹的都市病了
 
人不见了,车不见了
 
幢幢高楼双手合十
 
默默祈祷平安
 
 
 
3.
 
 
 
如禁足,如身陷囹圄
 
却换得
 
思想的天马行空
 
和百年难遇的灵魂休整
 
 
 
4.
 
 
 
城市,乡村
 
人人尽戴白口罩
 
熟人也生,生人也熟
 
 
 
5.
 
 
 
阳光如常
 
一寸寸走进肌肤
 
走进内心深处
 
 
 
蜜蜂旁若无人
 
嗡嗡嗡叫,直凑近芬芳花蕊
 
忙忙碌碌
 
 
 
 
 
 
 
 
雪夜行
 
 
孙春燕(内蒙古)
 
 
离家乡苏尼特更近了。惨白的雪 
 
跳在眼前,寒冷的风 
 
不再沉默寡言 
 
一群吞咽着夜色的狼
 
用利齿撕咬 
 
饥饿抱紧正在奔驰的火车 
 
 
 
行进的列车匍匐于夜色—— 
 
我忍耐住孤独,像一节摇晃的车厢
 
准备交出体内的雪色和夜
 
 
 
 
 
 
隐居
 
 
李跃平(四川)
 
 
在乡建搭建一间房子,面积大要太大
 
房前屋后必须种杏树、梨树、桃树
 
喂养几只鸡,从嘴里不时地发出
 
咯咯、咕咕的声音
 
 
 
远离喧嚣,一寸一寸的春风
 
一点一点的春色,守望着一茬茬庄稼
 
耐冲泡的一壶老树茶
 
如美酒,天然、营养、保健
 
 
 
从春天望到冬天,直到粮食颗粒归仓
 
一缕清香流转于唇齿之间
 
 
 
 
 
 
我的教堂
 
 
光头哥哥(四川)
 
 
闭关在百十平米的地盘
我可以建起一座教堂
召集一些孩子,隔着手机和电脑
向他们喊话,传经
 
看不到陌上的桃李盛开
看不到油菜花一毯一毯地铺成
管不了它们是否聊起过人间
谈及冠状病毒和苦难
也管不了它们是否相互爱慕
或者已经,私订终身
 
我的教堂, 不需要祷告,也不见证终身
 
见证一段我们一起闭关的日子
有一群上帝,戴起未来的锁枷
手按圣经,立誓修行
 
 
 
 
 
 
宽恕所有迟到或提前退场的人
 
 
杨东(北京)
 
 
浩荡的秋天重隐民间
 
经向环流在大地上空再次稳定
 
鸟迹通往某个修身之地
 
我也学会了安放自己
 
开始爱上了北方的风和雪
 
 
 
斗柄指向十点钟方向
 
我在南方,仰望东方地平线的星空
 
看猎户星座如何探头探脑
 
想像以身饲虎的人
 
如何反复出没于人世
 
 
 
地气下降,天地似有割舍之意
 
虹藏不见,能够从一切美的事物中索取的
 
总是越来越少
 
小雪封地,万物生机渐失
 
三候时,辽阔人间闭塞成冬
 
我到底还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原谅所有无法实现的想象
 
宽恕所有迟到或提前退场的人
 
不是所有人都有一份尚可抒写的人生
 
小者未盛,对某个节气乃至世事的理解
 
均非见字如面
 
 
 
 
在一朵花下闭门思过
 
谢新政(湖北)
 
 
是时候了
 
给远方的亲人寄去
 
一声问候
 
奔跑的野马
 
蹄下也有绊脚的野花
 
新升起的太阳
 
是不是昨天的落日
 
芳华易逝
 
折翼的雄鹰回不去少年
 
你温软的耳语
 
唤醒黄昏中的紫藤
 
今夜
 
我已繁华落尽
 
一双结雾的眼睛看不见
 
星空微茫
 
一首诗有了开头而结尾
 
仍在游离
 
树枝上开满了花朵
 
每一朵都是心跳的词语
 
我寄情于山水
 
在一株植物上找到生命的原点
 
艳阳高照冰雪消融
 
我要学会向明净的天空告白
 
在一朵花下闭门思过

相关热词搜索:诗歌 2020年

上一篇:一尾小鱼
下一篇:爱,或者家国情怀 ——读冉杰《流动的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