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末诗语 > 正文

成都红庙子的传奇色彩
2021-11-25 20:47:06   来源:大周末网 李永才   0

红庙子的传奇色彩李永才(四川)说起红庙子街,从街名来看想必与寺庙有关。在清朝之前这里并没有形成街巷,清朝时官府在这片区域上建起了一
红庙子的传奇色彩
 
李永才(四川)
 
 
 
说起红庙子街,从街名来看想必与寺庙有关。在清朝之前这里并没有形成街巷,清朝时官府在这片区域上建起了一座尼姑庵,即“准提庵”,虽然庙宇规模不算大,但是很有特色。庙子四周的围墙都刷成一片棕红,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因此百姓取名为“红庙子”。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的准提庵,通红的围墙内香火缭绕,善男信女,虔诚朝拜,很是一派前清盛世的景观。因庙聚人成巷,一条窄街小巷日渐形成,直到光绪五年(1879年),正式命名为红庙子。清宣统年间,庙毁不存,民国初在“准提庵”旧址上建了一所榴荫小学,解放后改为红庙子小学。红庙子,作为街名,便一直沿袭至今。 
 
 
 
与红庙子街口南北相交的是鼓楼街,说起这鼓楼街,历史更为久远。明万历年间这里建有一座钟鼓楼,张献忠驻成都时毁于战火,清末在旧址上重建钟鼓楼,楼上置有钟、鼓,“击鼓报时辰,敲钟报火警,钟声紧叩,惊扰里巷;鼓声鸣动,遥传数里”。因此,钟鼓楼又名韵远楼,民间呼之为“鼓楼”。鼓楼建造别致,琉璃瓦屋顶,飞檐走角,古朴凝重,是老成都一景,为锦城胜迹之一。清宣统年间,鼓楼上的钟声变喑哑,被成都名士傅崇矩列为成都十四大怪谈之一 ——“鼓楼街上之大钟撞之不鸣”。鼓楼街比红庙子街长,有鼓楼南街和北一街至北四街。1953年,鼓楼被拆除,鼓声成为绝响,胜景从此不复。鼓楼街地处老成都城市中心,历经多轮城市营造的变迁,如今这里已是宽阔整齐的街道。说起来,我与鼓楼街还有一些不解之缘。鼓楼北三街1号,处于红庙子与鼓楼街的十字路口,这里也是我人生之旅的路口。
 
 
 
1992年初,成都市工商局新办公楼在此落成,我当时在二楼的企业监督管理处做一个小职员,处里的同事多是从其他部门抽调来的,年轻人多,清一色城里长大的孩子,在我的眼里,都是些非富即贵,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们儿,工作与生活都无法与之聊到一起,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偶尔受邀请一起去蜀都大厦六本木喝酒,也感觉像屎蚊子跟着饭蚊子在追。没多久,这个处就解散了,李再光处长以为我在文章方面有一点长处,就推荐我去了局办公室。一起工作的,有从西藏政协办公厅调来的张雪明和从四川大学工商专业硕士毕业的范秋萍,张雪明算是干文秘的行家,而我却是半路出家,秘书工作一窍不通,幸得有乐于助人的万维国副主任的细心指教,得以较快上手。
 
 
 
现在想来,文秘了一年多,也就写了一些虚头巴脑的文字,听了一些上蹿下跳的杂差,刚开始还有点新鲜感,后来只剩下磨皮擦痒的乏味。没多久,就趁报送材料之机,麻起胆子直接向一把手邵文库同志汇报了希望换一个差事的想法。没想到,两个月后,我的小愿望还真实现了,被安排去了成都商标事务所,不管怎样,作为法律专业的毕业生,这样算是专业对口。所长李枝龙当过工商干校校长,能说会写,性格刚直,年轻时在西北地区曾被打成右派,与管教干部一言不和,便会掀翻桌子;为了抗议,每天将早餐馒头排成一行,直到干裂发黄。但我与之相处还比较投缘。在事务所涉外代理部,与四川外语学院学法语的刘梅一起,从事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代理及涉外商标案件处理,每天除了忙于日常事务,在知识产权领域也学习积累了不少知识和经验。干了几年自觉有点洋盘儿的事情,增长了见识,抬升了眼光,小日子过得还算巴适。
 
 
 
过了两年,承蒙石启学、俞世杰、文意中等兄长的抬举和指点,我有幸被选为机关团委书记,后来又做了法制处副处长,先后在政工处和法制处又晃了几年。就这样,我在红庙子这个十字路口摸索人生,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却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恍惚5年多的时光,转瞬即逝,红庙子周边的酥白肉、耗子洞张鸭子等大小餐馆都留下了我们的经典吃相,却没有多少奇闻轶事值得回忆。唯有楼下曾经风靡一时的民间股市可以在此说道一下。
 
 
 
大名鼎鼎的红庙子,原本不过是一条200多米长的破落街道,却在上个世纪90年代骤然兴盛,成为热闹非凡的股票街市。今天,每当人们走过红庙子,往往会浮现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里摩肩接踵,水泄不通的交易场景。一些狂热的炒股串串从楼上扔装满钱票的麻袋下来,茶座的盖碗茶旁码起一捆捆纸币;一张张花花绿绿的股票和一叠叠人民币在买者和卖者之间流连,场面蔚为壮观,现在也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疯狂!这条东西走向的小街,曾有多少传奇故事在此演绎,又让多少人痴迷忘返……
 
 
 
1978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就在这一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四梁八柱初步搭建。90年代初,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先后鸣锣开放,一大批最早进行股份制改革的企业乘着上市的东风驶向资本市场的汪洋大海。就在沿海城市立足改革开放的潮头,踏浪而行时,处于西南腹地的四川成都,也有一股热情正在蓬勃涌动,这股热情把一个叫“红庙子”的街道推上了历史舞台,成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中抹不掉的一笔,也成了老成都人难忘的记忆。
 
 
 
四川虽然偏居西南一隅,但却是全国股份制试点起步较早的省份之一。1980年,成都工业展销信托股份公司获得了政府批文,要建展销大厦,为了筹措建设资金,便率先搞起了“股份制”。据称,这是1949年后,我国的第一例“股份制”样本,这所大厦建成之后,也成为了当时成都的地标性建筑——蜀都大厦。而到了1988年,四川省已有36户国有大中型企业和15户企业集团进行股份制试点,其中部分企业也开始发行股票。
 
 
 
成都钢管厂工益债券作为一种新鲜事物一度引发了当时成都市民的追捧。那时,在成都建设银行第二支行当出纳的邹晖,也感受到了那股热度。“公司当时买了很多一级半市场的纸质股票来给员工当福利,除了钢管厂的工益债券外,还有天津玻壳的股票、菊乐的股票等等,其中很多企业都是自己发行股票。”邹晖说,尽管那时候还算是金融圈的工作人员,但股票到底是什么,却不甚了了。那时候,从上海与深圳股市上传回来的各种财富传奇,也开始影响对股票懵懂却又充满好奇的成都人,手持各种股权凭证的人们开始寻找变现的渠道。
 
 
 
1992年,红庙子诞生了第一家证券行——四川金融市场证券交易中心,从此这条小街开始热闹起来,逐渐演变成了中国第一个自发的、规模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就在这一年,一些手持股权凭证的人们三五成群地往红庙子聚集,短短几个月时间,红庙子街上就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交易最辉煌的时候,这条街寸步难行,街上收购股权证的小摊发展到了上千家,沿红庙子街一字排开,从最早的寻求股权变现,逐渐兴起一阵轰轰烈烈的民间股权交易热潮。在这里,诞生了成都甚至四川的第一代“股民”,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了股票,并通过一张“纸飞飞”赚到了第一桶金,也有不少人,在这里尝到了人生最大的失意。
 
 
 
最早在“红庙子”街上交易股权证的人都是三三两两的,在路口抬一块黑板,上面写着收购股票的名称。当时有人路过,甚至还不知道这做的是哪门子营生。那时候买卖股票非常简单,股权证都印成八寸见方的纸张,上面印着股份公司名称、每股面值、股数、董事长名字、公司注册地等等。交易则像在菜市场买菜一样,可以讨价还价,交易火爆的时候,从街西头的罗锅巷路口500元收一张股票,挤到街西头冻青树卖掉,就能赚500元甚至1000元。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发行股票,红庙子街上交易的人群也越来越多。他们沿街支起桌子,摆上板凳,上面放上各种股票,不急不躁地喝着茶;也有一些所谓的“大户”租门面或附近的写字间炒股。鼎盛时期,红庙子聚集了不少于5万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其实并不懂股票,却被这里不断创造的财富奇迹所吸引,从企业职工到公务员、大学生,纷纷前往。成都周边城市,甚至沿海各省市的资本大户也闻风而至,携巨额现金到这里收购股票。当年的盛景那真可以叫做“人山人海”。这么多的人群聚一起,连上个厕所都成了问题,每天到我局大楼上厕所的股民络绎不绝,为了维持机关正常上班秩序,守门的张大爷简直苦不堪言。有一天中午,局长杜开宗端一碗小面坐在门口,看见一位美女股民欲进来上厕所,就说这里不是公厕,等他走了,那位美女问张大爷,“刚才那个胖娃是哪个,上个厕所又啥子了吗?”

相关热词搜索:成都 红庙子 李永才

上一篇:新年絮语
下一篇:一根竹教鞭

分享到: 收藏